比较尴尬,因为他迟迟无法确定比赛对手,而作为组织比赛的IBF(国际拳击联合会)则非常郁闷,也许他们也没有料到举办一场普通的拳王资格挑战赛竟然如此困难。

作为IBF三号挑战者,赫尔戈维奇原本被要求与老将路易斯·奥提兹进行比赛,但古巴人以手受伤为由拒绝应战,赫尔戈维奇的推广人绍尔兰德只能根据排名依次选择对手,先是与前WBO重量级冠军约瑟夫·帕克洽谈比赛,没想到被帕克一口回绝。然后是法国人托尼·约卡,虽然约卡同意比赛,奈何之前与马丁·巴科勒签有比赛协议,最终被IBF取消了资格。随后不久,乔·乔伊斯、阿吉特·卡巴耶尔也拒绝比赛,这让赫尔戈维奇的对手选择范围越来越窄,如果排名第十的穆拉特·加西耶夫依然拒战,他只能在十名之外选择对手。

赫尔戈维奇现在的困境也许是个个例,但放眼当今重量级甚至整个职业拳坛,这似乎是在正常不过,作为一位颇有实力的拳坛新秀,奈何自己身价不高,如果与排名靠前的拳手比赛,对方除了要考虑比赛收益,还要考虑比赛风险,毕竟重量级目前还处于安东尼·约书亚、奥莱克桑德·乌西克和泰森·富里三者之间的混战,挑战资格与挑战时间是两个概念,如果输掉比赛,不仅会失去现有的排名,身价也会随之降低,毕竟职业拳击的竞争离不开商业,拳手之间竞争会影响到彼此的商业价值。

当年迈克·泰森两次避战刘易斯、里迪克·鲍避战刘易斯、刘易斯拒绝约翰·鲁伊兹与克里斯·伯德的挑战等,与赫尔戈维奇目前的情况基本类似,当今重量级拳坛被拒战最多的拳手估计是英国人迪廉·怀特,因为自己的身价和实力不成正比,先后被维尔德、富里等人拒绝比赛,只能捧着条WBC银腰带在观众席上急得抓耳挠腮。

商业对于职业拳击和拳手的影响是直接的,虽然会促成一些重大的比赛,但也会带来不少弊端,比如排名靠前的拳手一般不会轻易选择高手过招,甚至很多拳手怕输,因为输掉一场比赛,不仅会影响到自信心,也会影响到身价和市场,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拳手在输了一两场比赛之后就会选择退役。即使坚持不退役也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,有的人甚至沦为二、三线拳手,甚至干脆成为别人刷战绩的陪练,比如说德雷克·切索拉。

当鲍勃·阿鲁姆打算撮合德维昂·维尔德与新秀加雷德·安德森比赛的时候,这就是商业在职业拳击中的在正常不过的模式,在商人的眼里,培养明星拳手提高身价需要手段,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经济利益。对于那些经历失败但还没有过气的拳手,要么打败新秀重获新生,要么成为后辈的垫脚石,这就是他们的价值,当年克里斯·阿瑞奥拉就有过这样的经历,好在他当时经受住了考验,奈何最终还是沦为了沙袋。

商业模式下的职业拳击越来越功利化,将来会有更多的跨级别拳王、更多的跨界比赛、更多的拳王统一战,我们无法评价这是好还是坏,从拳迷的角度来讲,需要的是激情和观赏性,从商人和拳手的角度来讲,需要的是利益和竞争性,也许我们只能从个人喜好的角度做出部分主观评判,但不管怎样,商业改变了重量级,改变着职业拳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